經營者的話

15 世紀初,葡萄牙王子 Prince Henry the Navigator 創立了人類第一所航海學校,第一次有計畫性的去認識神秘而陌生的大海。

緊接著一群水手們—迪亞士、哥倫布、達伽瑪、麥哲倫...

展開大海洋另一端的地理世界,人類的思想也因為這一群水手的冒險精神,開啟一個前所未有的視野。人類,終於可以勇敢的去想像張開在眼前以及思想中的嶄新世界。

1836 年十月,承載著二十多歲的年輕達爾文的小獵犬號,返回英國的 Falmouth 法爾茅斯,也帶回來了「物種起源」思想的種子,這五年的航行,解開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奧秘關係,也再度開啟人類看待這個世界的另一扇視角。

知識和專業技術,是人類觀看世界的望遠鏡、顯微鏡。

一個產業的視野,和這個產業的生產技術與營運模式所造成的自我想像,有著緊密的關聯。

過去水泥業者的自我認知,來自於它獨特的生產方式與經驗,如今隨著技術與觀念的提升,水泥產業開始脫胎換骨,成為對地球更友善、對人類更親和的事業。在此,我謹就「水泥產業與大自然的對話」這一方面的思索、努力與這過程中的經驗,跟大家分享。

有一本重要的著作 - The Human Age《人類時代》這本書裡頭,非常生動的描述了人類巨大的能力。人是如何在各個層面改變了地球的生態環境與地貌。當全世界大面積的城市與蜘蛛網般的道路照亮整個地球的夜晚時,大家似乎沒想到水泥在「人造的」文明景觀上做了多大的貢獻。

水泥產業幾乎和農業、漁業、畜牧業一樣,也是一個取之於大地,用之於人類文明的事業;但是始終沒能和更高的價值連結在一起。破壞的、污染的、無生命的、與美感不相容的看法...似乎是水泥業的宿命以及多數社會大眾的誤解。

很多產業也曾經造成破壞,造成污染。

隨著時代的變遷,他們有的消失,有的仍無可替代。

客觀來說,水泥業者的自我想像是被它的技術或生產方式所束縛著。比如說因為生產水泥,他必須要開採石灰石礦,必須要燃燒消耗能源,產生排放等等。這樣的認知又反過來影響了社會對我們的看法,以及我們自己經營的方式。但是如今,技術的進步與觀念的突破已帶來改變的契機。水泥已不再是耗能汙染環境的產業。

在我參與這行業 40 年來,無論是水泥業的能耗,或者排放都大幅度的進步了,比如說現在的排放是 40 年前的 1%。

其實「友善地球、保護生態」此一理念的普及,並沒有太長久的歷史。因為在此之前,人類的能力相對有限,大自然自我復原的能力似乎高深莫測。等到我們發現地球確實已經受傷,雨林的消失、田野的破壞、地球的暖化、臭氧層的破洞震撼了人類,各種反省與補救政策便排山倒海而來,水泥產業好像成為被推向與大自然對立的產業,雖然這不符合歷史真相或者是現在的事實。但是我們也不應該迴避、閃躲,而應該是更加自省、檢討,以身作則為這個現象負責。

水泥產業取土石於大地,經過修煉之後,打造出人類文明永續的空間,這樣的貢獻最可類比的就是女媧造人、補天的傳說。十分巧合的是,女媧創造人類社會、拯救地球的工具,也都來自泥土石頭。人類之母的女媧,其實是第一個水泥業者啊!

台泥在相當早的時候,就開始面對了環保意識的壓力與震撼教育,也較早開始反思了水泥產業與大自然的關係。台泥的所作所為與經營管理哲學,都是朝著「以大自然為主體」、以「社會利益為宗旨」的思考角度出發。企業都應該樹立通盤考慮整個行業良性發展的意識,並能夠以高度社會責任感看待這一問題。

在所有的行動當中,最具象徵意義的就是所謂的「種籽庫」!英國皇家植物園報告指出:「全球 21% 的植物物種正面臨滅絕風險,估計到 21 世紀末,1/2 物種可能消失不見。」為了讓大自然有復育的基礎,確保種子能留存給下一代,台泥在 2007 年成立「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這個「植物界的諾亞方舟」,已經成為世界級的熱帶植物保種基地,並和全世界各地的溫室保種以及學術研究機構都有合作的關係,今年也擴展到中國大陸西南端那一個生機盎然的雲南。

種籽象徵生命,種籽庫象徵多元多樣的生命,代表著地球無限循環的生機。一個水泥業者做這樣的事,不只是所謂的「回饋社會」,而是我們覺得,這是在這個土地上的人、企業,是應該做這樣的事。

在「以大自然為主體」「以社會利益為宗旨」的其它作為裏,「綠能事業計劃」跟台泥公司的治理更有直接的關係,它是為改善台泥能源結構而啟動的發展方案。

我們彰濱工業區建置中的第二期光電廠預計今年六月併網,還有正在籌設的陸域型風力發電機組,減碳量可達到 5.7 萬噸,相當於將近 150 座大安森林公園的減碳量。一棵樹一年大約吸收 15 公斤二氧化碳,一個人一年大約生產 2.3 噸的二氧化碳 。

另外,由於優化的技術與設備,我們不但降低生產流程中的污染,還可以處理大量的廢棄物。利用水泥窯攝氏平均 1,300 度以上的高溫來焚燒、處理廢棄物,還能以之取代煤炭當成燃料的一部分。

全世界也正在著力打造無廢城市,一方面要減少廢棄物的排出,推動固體廢棄物在源頭上的減量,另一方面則要加強對固體廢物的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的處理。“無廢城市”是一種先進的城市管理的最终理念,建設遠景的目標是最終實現整個城市廢物產生量最小,資源化利用最大,而且要完全安全處置最終無法利用的廢棄物。作為水泥企業,我們的高溫水泥窯本身就是一個比焚化爐更具優勢的廢棄物處置方式,台泥在這一領域也將盡力而為。




永續地球的手段之一是循環再生,我們不僅是把目標放置在水泥產業中,更努力跨領域將技術與其他產業結合,讓我們的視野不斷擴展。

與台灣的工研院合作多年,利用水泥廠設置的「鈣迴路二氧化碳捕捉系統」,從中萃取出昂貴的蝦紅素。再用蝦紅素開發生醫領域產品。

這些年,我個人也涉足觀光旅遊產業的領域,這是以服務為本質的高端文化創意產業,學習到所謂文化創意並不僅指特殊的文藝創作事業,它更是一種態度、一種經營管理的元素,也就是隨時站在人類的角度、人們的感受與渴望來經營事業。只要能堅持「以大自然為主體」、堅持對美好生活的想像,它就足以讓一個產業更顯人性化。

我們和米其林餐廳的主廚合作,開發出蝦紅素紅藻蕎麥麵,這是「全世界第一碗減碳環保麵」。我們試著把水泥滲透到生活世界裡去,這種減碳也許不足為道,但卻讓水泥產業推進到日常生活領域中,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愉悅的嘗試。

除此之外「水泥手作工作坊」也是我們新的企圖,它規模很小卻很具開創性。從台泥和平廠和蘇澳廠出發,結合鄰近的中小學,讓學生、家庭主婦以及社區不同世代的人來接觸水泥、了解水泥,讓既往水泥的灰濛濛的標籤印象可以從新一代移除。永樂國小也設計獨一無二的「永樂泥猴」。

學員從水泥攪拌、灌模、震動到拆模以及彩繪的經驗中,讓他們知道,「水泥」是很有生命力的材料,會透氣、呼吸,甚至是有溫度的,除了建築外適合種植盆栽,也可作為多種創作元素,它會是明亮的、親人的,具有人文創意的能量。試著讓新世代,有一個新的理解與新的印象,試著從一群少少的人、一個小小的社區慢慢開始,慢慢的改變。接下來,我們將幫水泥工作坊,向大陸各廠延伸。

台泥就好像一隻飛上水泥牆的藍鵲,讓我們感受到生命,感受到春天。